书拉密女的期望

2016-08-06 18:28:27   阅览:1164次   作者:张琢真   来历:张琢真

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知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准备当地去。我若去为你们准备了当地,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
──约翰LadBrokes14:2-3




你走了,亲爱的主!
但我信任,你会再来!你必会再来!
因我有你的应许。由于你是守约施慈祥的主。
你知道我全部的期望,都在你的应许上。
你的应许,是我抵御各种引诱的盾牌。
哦,亲爱的主,你说了你会再来。
你说了你是我的主,你要做我的头,你要我做你的身体。头怎会没有身体呢?身体更不能没有头!
你爱我,由于我是你的身体;我不能没有你,由于你是我的头。
从我接受了你的爱并也坚信自己爱上了你的那一天,咱们就现已联为一体。
信任你的再来,是我今日存活于世的悉数和全部。



你如风一般无从寻觅的影子。
你再来的日期我无法知道,你自己也不知道。
这个隐秘,只要我的天父知道。他没有告知你,也没有告知我。
日期并不重要。我垂青的是那个日子。你在给我的那本厚厚的信中,一向在说那个日子。那不断被你提示的日子,从此放在我的祈求中。
那片把你接走的云彩却毫不含糊地告知我,它怎样将你带走,还将怎样把你带回。
是的。我信任!由于这里有我,有你撇不下的我。有你的一个身体。有你的那个独爱。你用重价把我找到、你用生命把我换回。你在众里寻我千百度,你在世上寻我几千年,你怎样会在找到我之后又撇下我呢?



眼前的空空荡荡,无法触及的实在。
哦,我常常在梦中寻觅,你的身体,你的眼睛,你那才智的额,在哪里?
我无从接触,无法感触,我看不见,我也听不到。
当我梦中醒来,你的言语留在我的枕边;
当我用祈求认真地细细地寻求查遍我的闺房之后,你竟在我的心中,那个实在如呼吸……
乃至,当那肉体的呼吸一旦中止,你答应我的约一字一句都不会更改。
这便是你的爱。
这便是我爱的缘由。
可触及的,是亘古不变的来了就去,这样的爱世上太多。
而你给我的那个我肉体无法抵达的爱却实在的好像我面前的那枚镜子。它不只让我看见你,那王子般的厚意和显贵,更看到我自己,我的丑恶和疮痍。



还记得吗?
那一天的午后,我被领到你的面前。我光着脚,衣裳褴褛。蓬乱的头发沾着昨晚露宿荒郊野地的草屑。
哦,在这个国际我现已漂泊了几千年。与蛇蝎同穴,与虎狼共枕,从一个动物园到另一个动物园。
失却幼年悉数的回忆。
日子对我不过是一个平面。好像那只蚂蚁,只要眼前的一片。为着那一粒,从一个窟窿搬到另一个窟窿。
当我来到你的面前,你的纯洁、你的显贵、你厚意的呼喊、你打开双臂向我拥抱的爱……如日在中天,我不敢睁眼;你为我准备的华美的衣裙,摆放在我面前。你说,这是我为你准备的。
不!我摇头,这全部对我太奢华,我不配。我习惯了那身龌龊的衣服,它让我的肉体舒畅。由于我穿了几千年,好像我的肌肤,与我的身体相连。尽管脏,那是我在这个国际的本体。我无法换下它。尽管我知道你为我准备的衣服甚好,但换下它,我会有分裂的苦楚。



你把我带到一面镜子前。
天!那是我吗?那个丑恶的家伙!眼中是嫉恨的光,心里是苦毒的水,口张得像打开的坟墓,头上顶着疮,脚下流着浓,满脸是麻疯,满手是粪土……哦,我怎样会是这样?那个国际上最丑最丑的丑小鸭原来是我!
我伤心肠哭了。
我从前不知道什么是眼泪,什么是惭愧,当我来到镜子面前的那一瞬间,我哭了。
你来到我的面前,用你大而温暖的手,抹去我的泪。
你轻声地说:别难过,纵然世上没有一个人爱你,我喜欢你;纵然世上没有一个人娶你,我娶你!我来了,便是为要寻见你!
不,我不信任!
我高声地提问:我有什么值得你爱,值得你如此的支付。我是这样的丑恶,我是这般的污秽;我蜕化了几千年,我的罪孽比头发还多……
你伸出了你钉痕的手。你流泪,你告知我,你真的一向在寻觅我,由于你从天父那里知道了我,我是你的骨中骨,我是你的肉中肉。我从你而出,你发明了我,你出产了我,你从显贵王子的位置下到这渊面漆黑的国际,便是为了来寻觅我。
为了我,你跋山涉水;为了我,你风餐露宿;为了我,你原野四十昼夜不吃不喝;为了我,你被人侮辱、被人谩骂;为了我,你在客西马尼园通霄达旦地祷告;为了我,你甘心钉在十字架上……
你说:你来了,便是为了要救我脱离这逝世之地;你来了,便是要把我带回父家,便是要还我公主原本的面貌……
你要我随从你,归于你,单单归于你。因我本是归于你……
你告知我,你具有全部,你永不改动……



哦,一个比海誓山盟更长的约。
海水有枯干的一天,石头也有成灰的一天。到那一天,六合都要灭没,你却要长存;到那一天,你要将六合卷起,像一件衣服,唯有你永久不改动。
你的爱让我无法回绝,你的爱让我不能回绝,你的爱也让我没有理由回绝。
我褪下了那件龌龊的旧衣。
我的身体千疮百孔。
我说我知道自己很快会死去。我的罪加上我的伤。
你抚平我阅历的每一道创伤,你用天籁的声响给我耳语:我来了,便是要叫你得生命,不光要得着生命,要叫你的生命美丽而丰富。
穿上你给我的新衣,你说这是你在我身上的印记。你要将我与世人别离开来。由于我是你的。
“你真的这样爱我吗?”我仰起脸。
是的。你告知我,你将永久地爱我。只要你的爱能把我带到永久。一个全然的永久。
我不明白什么叫“全然的永久”?
你说:便是爱里没有惧怕。便是永久的爱里有永久的光亮,永久的爱里有永久的幸福和欢喜,永久的爱里不再有逝世,永久的爱也没有眼泪和哀痛。
我的心被你温暖着。我呼吸你身上散发出的没药和那达的馨香。我穿戴你送给我的皎白的衣裙,走动起来,全身响着来自天国的环佩叮当。



哦,这来自亘古和永久的爱。
我没有理由不信任这爱的实在和存在。
在你还没有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分,在我还不知道你的时分,我就在你温顺的凝视中。
白日,你让太阳必不伤我;夜间,你让月亮必不害我。我出我入你都维护我。你一向跟从我。就连遭受痛苦,也原是为了让我有利。是为了让我更深地体会你的爱。
你寻觅到我,你告知我你的爱,你给我穿上了那身皎白的义袍,你说还要再来,你再来是要来娶我,你要我信任你,等候你。由于这个国际不是咱们的,这个国际即将灭没。你要去给咱们准备更新美的当地,你要回父家为咱们准备新的帐房。
准备好了,你必定再来接我。
你留下这样的话,就乘云而去。
从此,我夜夜挑灯于床前,我不敢贪睡,也不敢沉眠。只怕你来了没人开门, 只怕我的灯没有了油要平息;
你留给我的那封长长的情书,陪同我于每个清晨与黄昏。
许多的花轿从我窗前过,有声响在说:出来吧,你要等候到何时呢?这个国际多么夸姣!
但我知道,这个国际终即将拆毁,一块石头不留在一块石头上;
这个国际没有真实的爱,日光之下的都是虚空。
我的新郎在日光之上,在天的那一边,他说了他会来接我,由于他是守约的是施爱的。
他的话从亘古到现在,没有一句失败。
就这样的等候,我乐意;就这样的孤单,我持守。
我要一向穿戴你给我的皎白的衣袍。这是你寻觅到我的印记,是将我从众女子中别离出来归于你的印记。
直到我的魂灵见你面的那一天。

下一篇:回来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