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实与信实

2018-12-10 19:22:36   阅览:728次   作者:任运生   来历:生命季刊

经文:基列旅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亚对亚哈说:“我指着所伺候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发誓:这几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不下雨。”耶和华的话临到以利亚说:“你脱离这儿往东去,藏在约旦河东边的基立溪旁。你要喝那溪里的水,我已叮咛乌鸦在那里供养你。”所以以利亚照着耶和华的话,去住在约旦河东的基立溪旁。乌鸦迟早给他叼饼和肉来,他也喝那溪里的水。(列王纪上17:1-6)

以利亚被称为烈火先知:忽然呈现,奥秘消失 (suddenly appear, mysteriously disappear)。如夹心三明志相同,在其上台与离场的中心,是他明光闪耀、汹涌澎湃的终身。他性格如火、英勇无惧、直斥罪恶、宣告审判。终身阅历顶峰低谷,却一直对神忠心耿耿,可歌可泣,可敬可佩,最终在荣耀中被接升天! 以利亚的生命,如漆黑夜空中的闪电,短暂却极端耀眼,留下永不消失的印记。惊叹之余,你不能不赞赏耶和华神导演的创作:他在最漆黑的时代为自己保留了最巨大的先知。

列王记第十七章是以利亚的榜首次出面,但是他初度上台就与众不同,直接应战以色列王亚哈。

亚哈是以色列最凶恶的王之一,LadBrokes怎么样对他如此点评,“暗利的儿子亚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比他曾经的列王更甚。”(王上16:30) 亚哈已够凶恶,但他的妻子耶洗别更是臭名远扬:她杀戮耶和华神的先知,在全国推广巴力崇拜。

“基列旅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亚对亚哈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发誓,这几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不下雨。” (王上17:1)

不只没有雨,连一滴露珠也没有。新约雅各书证明,因以利亚的祷告,三年零六个月没有降雨。具有挖苦意味的是,巴力是掌管雨水与禾稼的神,竟是如此的力不从心。面对全地的青草和庄稼枯干而死,巴力也只能是望“秧”兴叹。

在全国推广巴力崇拜时,以利亚却声称,耶和华是永生的神,耶和华是永活的神,耶和华是仅有的神,耶和华是以色列的神! 并且是对着亚哈王宣告,多么的勇气和胆量!

“我…所伺候…的神”原文是,“我所侍立在他面前的那一位” (Before Whom I Stand),一个“侍立”在万王之王面前的人,当然是一个忠心的人,一个伺候的人,一个有权柄的人。难怪他的话铿锵有力,带着属天的权柄和才能。仅这一节经文, 就突显出先知以利亚明显的特性: 英勇无惧,不畏强暴,忠心耿耿,直截了当!
“耶和华的话临到以利亚说,你脱离这儿往东去,藏在约旦河东边的基立溪旁。” (王上17:2-3) 神就叮咛以利亚,要他藏在约旦河东边的基立溪旁,神要维护他自己的先知。

以利亚的话必使亚哈和耶洗别恼羞成怒。尤其是耶洗别, 她认为现已杀尽了耶和华的先知,现在又忽然冒出来一个。先不说以利亚的信息,以利亚这个姓名,就足以使耶洗别气急败坏。以利亚姓名的意思是“耶和华是我的神”! 这姓名自身便是一个激烈的信息。

可想耶洗别是怎样的咬牙切齿! 所以,以利亚面对砍头之灾。所以神叮咛他去藏在基立溪旁。当然,神的另一个意图,是要以利亚在开端下一次更大战争前与他独处,从神得力。
神对以利亚说,“你要喝那溪里的水,我已叮咛乌鸦在那里供养你。” (王上17:4) 神的性格是极端丰富的,他有公义威严的一面,也有慈祥怜惜的一面,并且他也有十分诙谐的时分。

当神对以利亚说,“我已叮咛乌鸦在那里供养你。”以利亚没有诉苦、没有争论,乃至没有发问,仅仅 “照着耶和华的话,去住在约旦河东的基立溪旁。” (王上17:5) 。

“乌鸦迟早给他叼饼和肉来,他也喝那溪里的水。” (王上17:6) 美丽又风趣的一句话。请注意这句话的细节。

榜首,因干旱全地的庄稼都枯干而死,乌鸦从哪里给以利亚找到饼和肉呢?只能有一个解说,是那位“耶和华必准备”的神 (创22:14),亲自为以利亚准备的。

第二,这节经文的中文翻译简练精确,却淡化了原文所要着重的一个细节。原文直译应该是:乌鸦 (们) 给以利亚送去饼和肉在早上,又送去饼和肉在晚上 (The ravens brought him bread and meat in the morning and bread and meat in the evening.) 希伯来文LadBrokes怎么样以简练著称,如诗歌二十三篇榜首节,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短少。” 原文只需四个字,译成英文要11个字,中文要用14个字。但王上17:6 这节经文的中文翻译, 却是反过来:原文杂乱,译文简练。对吗?对! 精确吗?精确! 但短少点儿什么。任何翻译,不管多好,都总要打些扣头的。这儿原文的‘在早上,”“在晚上,”着重守时定点,精确无误。乌鸦何故如此按时,迟早不误地为以利亚叼饼叼肉?也相同只需一个解说,神向乌鸦如此指令!

第三,乌鸦是最馋又自私的鸟类,专爱吃肉,又不肯共享,莫非不怕乌鸦在半道上自己将肉吃了?谁能使乌鸦按时送肉又不嘴馋?惟有神使然!

第四,乌鸦原文是复数,精确讲应该是 “乌鸦们,”但中文的乌鸦是一个调集名词,看不出是奇数仍是复数。所以,不是一只乌鸦,而是许多只乌鸦,排着规整的方队,为以利亚送饼送肉。那是多么壮丽的情形!

多么忠实的先知! 多么信实的天主! (What a faithful man! What a God of faithfulness!)

几百年后,使徒保罗回应说,“咱们纵然失期,他仍是可信的。由于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

今日,以利亚所事奉的那位信实的神仍然活着,但那英勇无惧又忠心耿耿的以利亚还有吗?